• 景点/四垭,风景这边独好
  • 推荐指数/
  • 标签/
  • 参考价格/

徐红菊

李正友先生的彩视《龙凤观山寨雄姿》令我着迷:当蒙古长调《千年一叹》的笛音打了个拍子,一位小家碧玉的女子龙凤观山寨就这么走进了我眼眸——沐浴着朝阳,驾乘仙气,裹携茫茫云海和绵延起伏的青山,它从嘉庆六年走来,静默于龙凤山巅,呵护着这片土地。

世间的东西,大多经不起着迷,迷恋生爱。龙凤观山寨于我如此,四垭的山水亦如此。

蔡家沟:峰回路转尽现野趣

初夏的一个上午,我们从四垭村委会出发,沿着坡边山路上到付家垭,直下蔡家沟。这是一段奇幻的旅程。

我们一直穿梭在秘寂的山中,山野充满着神秘的色彩。去往蔡家沟的小路越来越陡仄逼人,鱼腥草长到了路中央,山野百合吹着焰火色的小喇叭,杂树伸出枝叶牵你衣角,拇指粗的藤蔓从岩石缝攀援着树身直接凑过来吻你的脸,崎岖不平的山路逗引着你深一脚浅一脚地屈着身子行走。

人就是这样,坦途走惯了,再走山路,除了不适应,还生出“怕”来。而蔡家沟等待我们的则是惊喜:山野的某个角落会有一只野山羊骷髅突然就出现在你面前。白色骷髅传达出一个讯息:我们这儿是兔子、松鼠、猫头鹰之类的野生动物的家园。它们于林间嬉戏,饥食青草、松果,渴饮山泉,夜宿洞穴,与人类共享这方天地。穿行于这条林间小道,享受鸟鸣虫叫、花果芳香以及自由清新的空气,禁不住心旷神怡,扑通的心跳缩短你与大地的距离。

《红楼梦》中宝钗念给宝玉的《寄生草》说,“赤条条,来去无牵挂。那里讨,烟蓑雨笠卷单行?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……”道尽了多少心酸!而行走于山间,却如同行走在一桢古风画里,一切都是原始的状态。居闹市向往山野,住山野羡慕闹市,当你置身于田野深林,整个人就变得温润多情。

滴水洞:瑰异岩画别有洞天

蔡家沟的山总是带给我们小惊喜。距离沟底不远处有个小山涧,山涧的旁边有个滴水洞。滴水洞有洞门,洞中有暗河,愈加神秘。

穿过几米高的石砌洞门,一处幽深洞穴绵延展开,洞门上方留有一截半圆形空间,光线恣意地从这儿涌进来,照射在凹凸不平的洞顶,这是外洞,可容纳上百人集会。朝洞穴复行数十步,从一个鹰嘴似的岩壁裂缝有水滴渗出,清脆的嘀哒嘀哒声在空空的洞穴弥漫回荡,黑暗中愈发衬得洞子幽深古老,鹰嘴下方竟滴成了一处暗流河,水质清冽,书上水怪的故事仿佛就藏在这河底。这便是滴水洞名的来历。

再看石壁,不时又有题字出现在其上,还有石钟乳和石笋,形似飞龙、莲花座、蟾蜍、浮云……这时,想象力起了大作用,顺着向导的指引,依据形状,大可将之想象成神仙、动植物及宫室、器用。这些石钟乳和石笋,形状变化多端,加上颜色各异,自成一景,很值得观赏。

出洞,下到沟底,就是挑水河。河床十多米宽,河水清澈见底,水中多鱼虾;掀开水边的石头,螃蟹到处都是;一对打渔的夫妇正忙着张网捕鱼,他们拉着鱼网,在半人深的河中聚拢收网,很快便收获到一些金色的石缝子鱼。原始的躬耕渔猎就在这儿上演。

这是漳河的下游,漳河是南漳的母亲河。四垭与漫云两村以河为界,分河而治。


龙凤观:大自然地质奇观

四垭村山灵水秀,山水的乐趣全在上午的旅程里。我迷恋的龙凤观山寨却在暮雨中等我。

不是急流险滩,亦非崇山峻岭,午后,当我们从漫云村返回四垭村时,雨却赶来迎客,20多辆户外越野车因它止步而返。龙凤观山寨在我心头招摇,我必是要去拜访它的。同行的熊明银老师也坚持去。于时,我们欣然冒雨再次从村委会出发。

车辆加足马力在仅一车身宽、坑洼起伏的土石山路上轰鸣,杂石碎土噼啪噼啪地在车轮间卷起摔出。窗外闪过一排四个大门四个院落的干打垒的土屋,荒寂中流动着兴旺与纯朴。虽历经百年风吹雨淋,却保存完好,这里依然生活着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村民。

炊烟在烟雨朦胧的村庄飘荡,暮雨中的村子湿成了一幅淡雅的水墨画,觅食的鸡、看家护院的狗合时宜地出现在房前屋后。梯田的禾苗在雨中拔节生长。山冈坡头的杨树站成了一排绿哨兵……四垭村的生灵在各自的领域活成了风景。当山野风光呈现于视野,人情不自禁地想高歌。

车在窄家垭子一座石屋门前停下,这便到了龙凤山下。雨,却停了。这一屋场,是石条垒成的房子,下部石砌,上部干打垒。牛栏猪圈均是石屋,好像石器时代的场景。石屋下菜园边那棵枝繁叶茂、参天而立的老皂角树,瞭望过石屋百年的沧桑。这儿到处散发出原始的味道。

我们从屋后上坡,沿石阶而上,绕过一片两亩见方,错落有致的石屋场,继续上山。山势渐陡,来到一片石林区,这与云南的石林风格迥异,石头多为浑圆形、红灰相间,一层一层铺展开来,中有绿树杂生。穿行其间,别有一番风味。经过石林,走完最后一段灌木藤蔓丛生的山路,眼前豁然开朗:一面壁垒巍然屹立于山巅,这就是龙凤观山寨了。


山寨:百年烽火时光可温

寨子设东西两个寨门,以西是月城(又名瓮城),以东是石寨。进入视野的这道月牙形壁垒,便是月城的外墙。月城之内,有半个足球场大的空地,当是操练与集会场所;城墙底部有洞,应是战时掩体。而寨东宛如古城堡,房屋相连、杂陈其间。寨子东西两处交汇衔接,环形相嵌,宛如一对夫妇执手相依。从航拍图上微观,整个石寨婉若游龙,翩若惊凤。造物其妙,令人称绝。

从西门而入。近观西门:宽可并立三人,高一人许,宽厚的石墙内壁,筑有硕大的门对窝,这是昔日设置寨门的地方。

向导边走边说:龙凤观山寨位于肖堰镇四垭村海拔783米的龙凤山顶。寨子东西长约200米,南北宽约30米,寨墙周长约500米;寨内设置东西两门,石屋两行,南北纵列,内筑大小不一的房屋五十多间;城墙上筑有巡道与稚堞,枪眼、箭垛防护设施完备。寨西所处地势较开阔,而南北两面陡峭险峻,北墙仅留一狭窄小门。寨墙格局完好。外看雄浑高大,内观垒砌规整、做工精细。它别于南漳其它的古山寨,少了大起大落的成分,宛如待嫁闺中的小家碧玉,散发出曼妙与灵气;又如一首小诗,哼唱于这方山野深处。

石寨自西而东依山势而建,石屋顶梁已坍塌,中设内走廊,可借二人并行。分布于南北两边的石屋,南边多为单家独院,北边则多是一门多室,从布局上看,应该设有客厅、卧室、厨房、贮藏室等。历经百年巨变,眼前寨内已是荆棘丛生,藤蔓缠绕,其间树木已长得很高。

边走边看,临近东门左拐,一个完整的石门赫然而立:上面醒目的雕花图案,还有柳体镌刻的门联。门楣:龙凤仙山;右联:镇北声灵昭日月,左联:定西气节壮山河。遒劲有力的大字,气势磅礴的门联,无不昭示着寨主人的胸襟气度。解读对联方知,古寨的防卫重点是来自西北方向的敌人。门坎用青岩石打磨,两侧石墩则是同样大小的方形岩砖。房屋约有15平米,是寨中占地最大的。其内外墙体均用特殊涂料装饰过,现已脱落,如青石般乌黑。可以推断是寨主接待贵宾、商讨大事的场所。门中有碑仆地,碑文犹可辨识,落款为大清嘉庆六年(1801)辛酉仲冬月,众姓捐资共建,勤铭以志示存。

再往前行丈余,便是山寨东门,规格与西门相仿,只是其下山势高峻陡峭。我们绕道登上寨墙,城墙宽五尺见方,高丈余。漫步其上,一眼苍翠,满山青绿,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。”独倚城墙,心像长了翅膀,飞升在这片广袤的天地,而山寨独立峰巅,傲视群峰。

《千年一叹》的笛音犹在耳畔,山寨这位女子,这次拥我入怀。


合一:红色记忆的沉淀

不只是我,其游人何以不畏路途偏远而至龙凤观山寨?除了独特的原始形貌,必有其浓郁的历史文化底蕴。

触摸着它灰黑色的石墙,我想揭开它神秘的面纱,追问它的历史。温婉如它,山寨不语。我绕行,伫立寨东远望:青山绿黛,恍若世外。小小的肖堰镇安静地睡在山谷中央,西南方的绎王寨隐约可见。从《左传.昭公十二年》“昔我先王熊绎,辟在荆山,筚路蓝缕,以处草莽,跋涉山林,以事天子。”可知楚部落弱小之初,曾在荆山开荒谋生,建立家园。由这寨名,是否可以探寻到龙风观山寨的历史?

龙凤观山寨何以名之?坐在城墙遥想,那定是一部史书。寨中曾供奉真武大帝道观,有碑文为证东门正屋上的”龙凤仙山”四个大字。嘉庆六年已修观建寨,至光绪三十四年(1908)、民国二十年(1931)年期间,相继修整完缮。老人还说,寨上曾有一尊大钟,还有众多神像之类的设施,当钟声敲响,传遍方圆百米。当其鸣响之际,不用枪炮,敌人闻风丧胆,又有“官民攻之”碑碑文记录:红军一部曾与国民党团防在此前后几次激战数昼夜。燃烽火狼烟,旌旗摇曳,战马嘶鸣,刀光剑影,一幅气势恢宏的历史画卷似乎历历在目……遥望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,就在这脚下月城内外,眼前这一块块斑驳的垒石见证了多少个战斗场景,这儿又浸染着多少烈士的鲜血?

这古山寨,到底蕴含了多少人类精神的密码?笼罩着一层神秘色彩的龙凤观山寨,让我带着谜团而归。拂去岁月的尘埃,神秘古朴的四垭,等待着你来揭开谜底。

(作者简介:徐红菊:南漳高中语文教师,曾在《湖北教育》、光明日报出版社公众号等报刊发文。指导学生参加“第二十届世界华人学生作文大赛”多人获奖。 )


欸乃一声山水绿

肖棣

四垭村的青山绿水,草木花香,随徐红菊曼妙的《四垭风景这边独好》文字笔触,诗意底色得以立体展现。随她的视线指引,滴水洞的瑰丽,龙凤观山寨的时光沉淀,四垭村的诗意之路被一卷长轴绘览。

《围炉夜话》有语:观朱霞,悟其明丽;观白云,悟其卷舒;观山岳,悟得灵奇;观河海,悟其浩瀚,则俯仰间皆文章也。对绿竹得其虚心;对黄华得其晚节;对松柏得其本性;对芝兰得其幽芳,则游览处皆师友也。

白云山岳,皆文章,黄花松柏,乃吾师。走进自然,亲近自然,以自然为师,于风景行走里,自我省察与博识修行,四垭村不失为一种在路上的选择。

水波涟漪,清风拂面,山川草木皆是缘,一切景语皆情语。《四垭风景这边独好》作为非虚构抒情游记,其形象,叙事,情绪,义理,引典服从于四垭村特质,不偏不倚,傲世独立。纵然苏东坡有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”的个人兴谓,但“万物静观皆自得,四时佳兴与人同”——

你来,或不来,你念,或不念,你见,或不见,四垭村都在那里,寂静欢喜,峰回路转,花自开,水长流。

《四垭风景这边独好》文、实相映的乐趣。承《四垭风景这边独好》的美文美意,我突然意识到,南漳本身人文资源气韵丰腴,所辖11个镇区282个乡村,风景遍地可圈可点。于一个内心有风景的人来说,由自在转向自觉,假以泼墨放笔开来,《四垭风景这边独好》应不是徐红菊放大南漳的最后一篇,应以此开始,为“南漳风景这边独好”喝彩。可亲可感的南漳骄傲盛日可期。 


肖堰镇四垭村旅游指南

一、地理位置

四垭村位于肖堰镇西南部,版图面积28平方公里,平均海拔700余米。漳河、东林河、后河等穿境而过,植被茂盛、空气清新。龙凤寨、奇石海、滴水洞、陈家老屋等,原风原貌古朴幽静。从村委会徒步到“中国景观村落”漫云村仅2.5公里,林间古道,河水清澈,一路风景美不胜收。

二、特产美食

当地盛产椴木香菇、黑木耳、核桃、银杏、香椿、竹笋,以及天然放(喂)养的土鸡、黄牛、山羊等。特色美食有椴木香菇炖土鸡、腊肉饼、腊肉炒香椿、野韭菜炒土鸡蛋等。在伍家垭敖光寿农家饭即可品尝,联系电话13177211758。

三、具体路线

从县城沿251省道到肖堰镇街道(约47公里),从肖堰中心小学北上至四垭村委会(约6公里),驾车全程约53公里(注:导航搜索花老池村,即四垭村